Tzu Chi Singapore
5:20 AM

宁静 从心开始

比一杯香醇咖啡更能唤醒心灵的精神资粮

“无常”一直如影随形,而新冠疫情让它从人生舞台的背景,走向台前的聚光灯下。

我们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育乐,多少都因疫情而改变;

从艰难应对、拙于调适到竭尽所能地如常生活,也不过七百天。

对一群人来说,每天清晨五点二十分的早课,是开启全新一天的精神资粮。

透过疫情带来的挑战,凝视人生无常的本质,

在他们各自的生活轨迹里,经历着生离、衰老、病苦、死别;

也藉由每天“晨钟起,薰法香”,持续修习着无常教给我们的功课……

Play Video

晨钟起,薰法香

“薰”法香,到底有什么寓意呢?

习气,或习性反应,往往在不知不觉中造就我们的一天,乃至一辈子。证严上人曾讲述《法句譬喻经》的典故。一日佛陀与弟子阿难在市集中看到绑过鱼的草绳和包裹香料的纸张。佛陀观机逗教:“原本有草本香的绳子,绑了鱼就沾染腥味;而(古代)用牛粪拌草制成的纸张,包裹了香料则染上香气。世间之物没有定相,不同的环境就会塑造不同的风气。”

人人原本具足清净本性,却被贪、嗔、痴等无明烦恼覆盖,不断复制无明,懵懵懂懂,由不得自己。日日薰法,闻法力行,就像锻炼心灵的肌肉,对自己的起心动念、举手投足,时刻戒慎,明因识果;在面对人生考验时,才会“有法度”,不退道心。

在佛陀与阿难的故事里,阿难再请教:“佛陀,有时我们走过花丛,顺风吹来就带来花香。然而世间还有逆风而香的事物吗?”佛陀回答:“有啊!德香,四方八面都能闻香。”

修行非一日之功。在黎明时刻与天地万物共生息、齐苏醒,此刻闻法入心,则一天的进退处事也有所依止。薰法香至心灵散发德香,这分喜悦丰饶,才能让别人也欣喜受教。

一天之内,八万六千四百秒,无数念头来去;
有哪个时刻,心灵宁静得仿佛听见自己的呼吸?

整理仪容准备上线

与狗狗一起薰法香

承担线上音控岗位

晨运观鸟保持健康

5:10AM

赖晓梅:新加坡河边的隔离酒店,陪伴我的不再是电玩和韩剧。

2021年五月初,我赶在新加坡防疫措施收紧前一天,获准跨越新柔长堤,回到暌违一年半的马六甲老家,见到了思念的家人。

六十多岁的父亲,罹患初期失智症和血管疾病,需要截去一肢保命,如今在家休养。父亲不复印象中严父的语气和模样,但伤口复原状况不错,让我安心不少;八岁的女儿偎着我,叽叽喳喳地说着学校里家里发生的大小事,仿佛要把错过的亲子时光都追回来……

微风拂面,我坐在阳台上,仔仔细细观察自己的家。四周种了什么花木?住着哪些人家?家里的房间布局,风扇点灯开关在哪?对!这就是我和妹妹因考虑父亲行动不便而给父母搬迁的新环境,家人入住都快一年了,我却第一次“回家”。房子虽陌生,却是我熟悉的、想念的,家的味道!

在家感觉真好,早上母亲陪着薰法香、连线志工早会;午后我们连接大爱电视台,与全球慈济人一起祈祷;晚上我看书、听证严上人开示,母亲会在父亲休息时安静地抄写上人晨语手札。母女相依相伴,是血亲更似法亲,感觉好幸福哦!

团聚总有尽头,短短三周后我又得返新继续打拼,回归护理工作。来接我的司机竟然遇上车子抛锚,在流逝的分秒中,我暗自担忧着无法按预定行程而衍生的隔离费和入境准证,更担心会影响工作和生计!母亲劝我把心安住,不要总往坏处想,徒增无明烦恼,事情总能解决。

好不容易车子到了,母亲陪我把行李拿上车,我还听闻母亲对司机说感恩,一路辛苦他了。她没有一句责怪,反而以感恩心对待,这不禁让我红了眼眶,感叹自己闻法多日,却不如母亲法入心,法入行。

Play Video

抵达关卡已是半夜,过关无望,幸好得新山亲戚借宿。那一夜如此漫长,内心忐忑难安…… 好在隔日我顺利通过关卡检测,接着被送到酒店履行21天入境隔离。

酒店面对着新加坡河,我每天望着河水悠悠,偶尔还有水獭家族在河里嬉戏,路上人车来来往往,万物有序,一片静好。隔离期间不必工作轮值,正好可以调整生活作息,更何况这趟行程我还是“有备而来”的!

翻开行李箱,随我一路的是厚重书籍《静思法髓妙莲华——序品》和笔电。每天清晨五点,我从连线薰法香开始,继续参与志工早会以及线上随师,佛法资粮如流水席般,一道道的享用,一遍遍滋润和丰富了内心。

《妙法莲华经》中有个“穷子喻”,一个大富长者的儿子离开父亲到处流浪,后来被父亲找回家,暗中教导、循循善诱,最终儿子可以自信地继承家业。佛陀以此寓意众生过去曾受教化而发菩提心,后来流转生死而忘失,但善根仍在,再经佛陀引导,终于体悟大道。

我想,自己就是那个寻寻觅觅,好不容易重返家门的“穷子”吧!要感恩的贵人很多,其中一位就是在我年少时,成就我回台湾花莲寻根的马六甲慈济执行长济雨师伯。

反省过往,自己常无所事事地赖床、打游戏、看电视,虚度光阴,如今分秒都很珍贵!只有小学教育程度的母亲,伏案抄经的身影,仿佛也无声地督促着我要把握当下精进。母亲在那头,我在这头;母女之间,一线法缘相牵,找到心灵依归之处。

(蔡惠萍提供)

蔡惠萍:一朵小云驾到,开启了我晴雨交加的奇幻之旅.....

你会抬头观察天上的云吗?云有很多种,松散丝状的叫cirrus cloud(卷云),厚重团状的叫cumulonimbus(积雨云)。积雨云一到,预示风雨即来……

九个月前,医生转动着磁共振成像(MRI)的影像角度,告诉我:“你脑中有肿瘤,看到吗?它很大。” 的确很大,从侧面望去就像一朵cumulonimbus。 医生离开后,我走在医院廊道上,有点恍惚,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呐喊。这一天我原本只是做个视力检查,不料诊所马上把我转介入院进行MRI扫描,我身上还穿着常服,什么都没带。天色已黯,需要留宿医院的我不知如何向家人交代,实在不愿家人带着忧虑入眠……

接下来从详细检查到讨论治疗方案到动手术,关关难过关关过。我没有抗拒乃至愤怒的情绪,很快就接受它、面对它、处理它。手术九个半小时,从头顶下刀到右耳,打开头颅,切除躲在脑部的小云。说不怕是假的,医师说这是罕见肿瘤,手术后遗症难料,我可能会永久性瘫痪,性情大变,可能会丧失视力,或者死亡。但我决心要相信医疗团队,把身体交给医师,把心交给佛菩萨。原来平日听到学到的佛法,当生命功课到来,才测出是否有修到?

等待手术前,我几乎都没有待在病床上,医院防疫有访客限制,家人和慈济法亲一批批轮流来访,还有骑脚踏车来的一对同修师兄姊,师兄从血癌康复,特地来给我加油打气。啊!真是菩萨涌现,非常感恩。当我听闻慈济法亲在线上薰法香后,一起凝聚善念为我祈福,我哭了。这段日子以来我不愿增添家人的烦忧,从未掉泪,那一刻的我,深深被撼动,大家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力量!

手术后,起初视力尚未恢复,身体重心不稳,也几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。我一度无法排便,因为插着尿管,如厕很麻烦,想到要按铃唤来护士帮忙,我就忍着…… 从下床走路到如厕都需仰赖护士,我频频对他们说抱歉,护士回应“No no, it’s our job.”

病房中有位婆婆和印籍中年妇女。婆婆告诉我她晚上不敢入睡,因为夜里印度女人像巡房式地在每个人床头注视,似有些神志不清,护士也拿她没办法。我热血上头,跟婆婆拍胸脯挂保证:不怕,婆婆你睡,我帮你看着,我不睡!言犹在耳,没想到那天我抽血,体力不支倒下了。

无家人探访的印度女人,看到法亲给我的礼物,有时会来不问自取。虽然不清楚她的病情,但我猜可能是缺乏关爱,于是有一天趁着她吃早餐,我把小熊花束转送给她,大声说”Good morning sister, this is for you.” 她面无表情地回答”I don’t want.” 我当下想,不行,如果我放弃就怂掉了,赶紧把花塞在她手里,”get well soon, be happy” 说完掉头就跑。

夜里印度女人默默走到我床边,讲了一串淡米尔语,不明所以的我心想:啊,是在祝福我吧!是祝福吧!第二晚她又来到我床边,给了我一个拥抱,这回我很肯定,她是在祝福我。

抗拒穿尿布的婆婆不得不配合,而印度女人向护士要求“Why she can wear diaper? I also want diaper.”也许一般人会难以理解,但感恩她示现给我看,她的人生有多苦,连常人不愿意做的事,她都坚决想要。反观自己,多么希望手术后还能自理生活?身体健康时,一切似乎理所当然,现在能顺畅地排便放屁,我都把它们称为“小小幸福”。 

Play Video

留院期间,我每天静悄悄打开ipad,带上耳机薰法香,尽量不惊动沉睡中的病友。我的视力还没恢复,证严上人熟悉的开示声音传来,在静谧的凌晨时分,一字一句,让我心安、心定。在那么多无常考验中,还是要让自己如常生活啊……

我换了两次病房,病友来来去去,但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。我为出血不断的男孩默念祈祷,我把寓意平安的折纸苹果送给病友,我为佛教徒病友抄写药师经,每早播放慈济歌曲,第一首总是旋律轻快的“幸福的脸”,希望能调和病房沉重的氛围。我有一本薰法香笔记,记录着听到的开示重点和心得感悟,生病后也记录下值得感恩的点滴人事,几乎变成“感恩日记”了。

上人说,生命在呼吸之间。在一呼一吸之间,无数念头闪过,我们对外界的言行往往出于习性反应,需要很大的觉察和意志力去转念。薰法香就是潜移默化地帮我们练习“用心在当下”。

在慈济学到一句“见苦知福”,原来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深切体会,有体力有能力去为人群付出,是如此幸福。我真的很有福报,还能醒过来,还能重新看见五彩缤纷的世界,更感恩我的家人、慈济法亲和医护团队。我还感恩脑中的小云,常常对着头上像彩虹般的疤痕说:对不起、感恩你。

5:50AM

李淑芳:肩上的包袱VS拖着走的行李箱,哪种沉重是必要的担当?

Play Video

四十岁那年,我想将来老了,还能继续行善助人多好?

年轻时我跟着先生定期送米送罐头给安老院;三十多岁学习护理后,在专科诊所作助理,把一半薪水捐出来;2015年先生往生后,再回到医疗线上,投入居家护理。虽然喜欢行善,喜欢服务别人,但内心深处始终有解不开的心结和疑问。

我出身贫寒,妈妈好不容易把五个孩子拉拔长大。说也奇怪,我七岁开始重复梦见熟悉的脸孔和情境,告诉妈妈,妈妈说我想太多,告诉姐姐,姐姐说我脑袋有问题。直到21岁时在地铁上偶然碰到一位大我二十岁的男士,此后纠纠缠缠,有斩不断的情也有报不尽的恩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异经历和迷情之苦,我不敢向人吐露,只好四处从宗教中寻觅解答:为什么?

后来我在佛教图书馆初次接触到“因缘果报”观念,再从佛学班和诵经中,慢慢体会到,原来今生的际遇是前世种下的因缘,于是想了解更多,奈何自己记性不好、中文程度不高,念诵《心经》十多年,以为人生到最后是空,空是什么?不明所以,境界一来,又生烦恼。

日复一日,我在佛前祈求,求佛菩萨赐我智慧。2016年我认识了慈济,证严上人悲悯的胸怀让人敬仰,我开始积极投入慈济活动。然而走入人群付出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,也遭遇人事考验,幸好身边总有贵人和善知识,及时扶我一把,才没有打退堂鼓。

2017年在社区组长的邀约下,我参与薰法香,每天凌晨四点起床,步行三十分钟到静思书轩,通过视讯连线,聆听上人开示宣讲《妙法莲华经》;虽然有心闻法,但上人的闽南语有听没有懂,闻十知一二而已……

后来慈济委员也是中医师林丽芳介绍我观看《法譬如水》经藏演绎录影。舞台上以手语、唱诵、戏剧演绎着三障,因缘果报,历历不爽!我专注看了三遍,流泪忏悔,过往爱恨贪欲一幕幕浮现,不正就是舞台上演绎的颠倒人生吗?我不愿重蹈覆辙,发愿要精进求法,解脱烦恼,让善法深入八识田!

佛经读不懂,上人手札看不懂,闽南语听不懂,师兄姊教我查字典、学汉语拼音,我每天抄经两个小时,把薰法香的字幕用手机拍摄下来,然后使用线上翻译软体,逐字逐字学习。每天只要能抓到一两个重点,觉得受用,就够了!2020年疫情期间我们转为在家连线薰法香,我更能静下心来专注,小组分享环节中师兄姊轮流总结重点、分享心得,更帮助我深入经藏意涵。

既然要做上人的弟子,就不能不懂中文;既然要学佛法,就不能怕辛苦。何况能把法用在生活中,以前烦恼留在心头三个月,现在学用佛法来转念,不是用凡夫心来面对考验,真的很快乐!所以我现在会用心邀约新进志工一起薰法香,虽然多数人自认无法早起,但我相信当他再遇到第二个第三个人分享薰法香,总会引起他的好奇,终有一天会度到有缘人。

人生的尽头并非空相,而是“空中妙有”。我希望把我的爱给众生,付出无所求,把上人教给我的法好好收入八识田,带到下一段旅程继续修行。如果没有遇到慈济遇到上人,我想,在先生过世后,我还是会捐款做善事,但也还会打扮去旅游,我依然迷惘,心还是空虚的。

7:00AM

洪德谦:生命倒数时,
最重要的两位老师.....

在疫情前几年,我虽然没有去静思堂薰法香,但已在家上线观看晨语节目。说来惭愧,其实当时有点应付了事,有闻法但没有真正入心,直到2020年同修师姊(太太)患癌,我陪她走完人生最后一程

师姊陪着我白手起家,几十年在新马港台闯南走北,生意逐渐上轨道,日子越来越富足,洋房豪车名表样样不缺,毕竟自己辛苦赚钱,当然要享受人生。我们还参加了私人俱乐部,每逢周末准时报到,不和朋友唱卡啦OK打麻将,就浑身不舒服。

2009年有位俱乐部朋友跟师姊说要去慈济交功德款,由此接引师姊认识慈济,开始参与社区资源回收分类。看到师姊如此投入,好奇的我也跟去“看看”,结果夫妻同进同出,做环保做访视参与培训,话题都围绕慈济事,彼此称呼“师兄、师姊”,放下口欲茹素,俱乐部也不去了。

师姊性情柔顺坚韧,在社区活动中就像妈妈一般陪伴新人,很受人爱戴,患病治疗期间慈善干事每月还会聚集在我家开会讨论个案。做化疗太辛苦,有时复诊检查,扫描无效又得重来,少说三四小时,她都忍耐下来,毫无怨言。前前后后32次化疗,头14次疗效很好,癌细胞指数逐渐下降,撑过了原本医师预测的六个月生命期,然而第15次反弹了,换了三次药,但癌细胞更迅速在病变。最后我们和医师都拼尽全力了,尽力了,就要放下,随缘消旧业。

自师姊确诊,我决心全程陪伴,有求必应,不要留下遗憾。病情大大影响了她的睡眠和胃口,但只要身体状况比较好,她都会早起和我一起薰法香。为了不影响我,她让我睡在书房。很多个夜里她无法入眠,就走到书房呆坐,静静看着我。起初我有点被惊醒,后来我等着她来,陪她聊上一两个小时,直到她有睡意为止。我们相伴数十载,还有什么不能谈?谈人生谈无常,谈她往生过后,我自己有什么人生规划。师姊说感恩一路有我,我说就是这样而已,我们能够珍惜的就是当下。

师姊往生后,有些久未见面的志工也来灵前吊唁;现在我常都收到不同慈善团体的函件,才发现她生前到处布施。证严上人教我们付出无所求,助人者也许都忘了,受助者不会忘。我想我们这辈子碰到那么多贵人,这就是过去生结下的好缘。

我曾以〈无量义经〉经文“譬如船师身有病,若有坚舟犹度人”来勉励师姊,虽然她生病,我还有很多习气,但我们依止于正法,就可以度自己,可以度别人。《妙法莲华经》教导我们人间菩萨道,众生皆有与佛同等的慈悲与智慧,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。

Play Video

疫情后大家改为在家连线薰法香,我也加入了,还记得是2020年4月11日,自此不间断。虽然都是在家闻法,共修和自修,真的不一样,大家心灵交汇,法喜分享,形成群体精进的力量。我开始做笔记,上人把《妙法莲华经》结合人间事相一点一滴开展,过去我以为自己听懂的佛法,原来只停留在文字层面。虽然做慈济多年颇有体会,但没有深入印证法理,也很少用在对治自己内心和习气。

拨开这层傲慢,反观自省,以前我脾气大声音大,自认做事比较快,看别人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,讲不通时无明火噌噌冒出来。为了避免起冲突,后来干脆不说,管好自己就罢。当下虽然可以同理别人的立场,嘴上讲放下而已,背后难免有微词。如今回想,难怪别人都敬而远之,即时有再好的想法,谁还愿意来配合呢?

渐渐地我越来越能换位思考,了解对方的立场和习性,哪里还有嗔心?大家一起共事,别人的意见我都仔细聆听,也坦诚说出想法;只要有共识,即便自己的建议没有被采纳,也不会难受或不服气。

生死是自然法则,我没有伤怀,但有思念。半辈子同甘共苦,比如开车去做慈济,师姊总坐在我身边,现在我还会习惯性望向左边,欸,座位空了…… 我一个人,话也少了,话少就多了时间去思考。因缘所生法,是没有自性的,也就是说生命长短不受我们自己左右。但我可以善用身体,发挥最大的价值。所以保持健康是必要的,每天薰法香过后,我会去公园晨运,或带着相机去拍摄花鸟风景,然后回家陪伴孙女,更用心做慈济,也承担了陪伴实业家的岗位。

学佛者要相信有来生。为什么要守好这一念?如果我们每天都为人群付出,每个念头都是救度众生,当我们合上眼,希望会随着慈悲的愿力再来娑婆世界。今生我和师姊最大的福报,是跟对了师父,感恩上人开启了我们的慧命,让我们有机会从困惑烦恼中解脱。

我曾和师姊相约,她发愿下辈子做个良医,我说如果你碰到一个嗓门很大的出家人,那一定是我。

《妙法莲华经》即诸佛之本怀;为一乘大法,是成佛唯一之教。

《妙法莲华经》是佛陀晚年所说的法,是入世修行之道,因为将万法归一宗,所以有“经中之王”的名号。在坏劫时代,《妙法莲华经》是调伏世间不安的良药。佛陀开讲法华,说人人皆可成佛,在成佛之前要先走入菩萨道。

被喻为此佛典七颗明珠的“法华七喻”,是佛陀以种种譬喻言辞为声闻、缘觉二乘弟子,开讲一乘真实道,教导菩萨法。

日日闻法,洗涤心灵,让心不受烦恼、人我是非污染,就像在污浊的池中生出了莲花。因此《妙法莲华经》是慈济的法脉源头,更是慈济人走入人群的重要修行法门。

薰法香 迎“心”年

每天清晨五点二十分,全球慈济道场与花莲静思精舍连线“静思晨语”,善用科技实时恭听证严上人讲述《妙法莲华经》,既契入佛陀觉悟后体悟的心灵境界,更是师徒之间的心灵交汇。

2013年新加坡慈济人陆续启动静思堂、静思书轩、环保教育站、日间康复中心、义诊中心共五处社区薰法香道场,克服语言、作息、交通等困难,有些忙碌的上班族则把握周休二日参与,在高峰时期精进闻法者超过两百人。

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,配合4月7日的新冠病毒阻断措施,社区道场暂停连线薰法香,然而求法之路并无阻断。拜科技之便,慈济人改为各自在家连线,薰法香后更继续留在线上彼此分享交流,不仅道气更凝聚,更意外地让一些之前无法前往社区道场的志工,也有机会连线薰习。

有人形容疫情就像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隧道。其实佛陀在《妙法莲华经》中就曾以“三界火宅”(起火的大房子)来比喻我们所处的世间。多变的疫情,打断了日复一日的繁忙节奏,隐隐提醒着我们,何不以苦为师,以无常为师,把握此时此地,增长慧命,提升人生价值。

一年之始,广邀大家晨钟起、薰法香,以心灵德香,虔诚祝愿世间平安,时时刻刻过“心”年。

还没准备好早起薰法香?我们还有小撇步!不妨因应自己的作息和阅听喜好,无论是通勤途中或是午休时刻,都可以善用零碎时间,汲取涓滴法水,每天进步1%,让心灵焕发神采!

统筹:陈柔洁
撰文:陈柔洁、林翠莲
摄影:曾美珍、郑颖坪
短片策划制作:张玉佳、戴小庆、姚凌凌
网页创建:郑颖坪

1.1.2022 新加坡慈济制作